全国咨询热线:400-706-1825 | 桌面、办公软件服务专线:400-766-6585

官方微博| 企业信箱| English

联系方式

中标软件有限公司

全国客服电话:400-706-1825
桌面、办公软件服务专线:400-766-6585
上海总部
电话:021-51098866
上海市番禺路1028号数娱大厦10层
北京分公司
电话:010-51659955
北京市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20层

联系我们
网站小箭头 公司新闻

操作系统为安全拼搏

2016年2月22日 点击次数:1124 国产操作系统中标软件

引言:推动国产操作系统发展,并不是站在市场角度考虑问题,而应上升至国家信息安全层面。因此,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好用不好用,而是能不能保障国家信息安全。 

  根据百度统计流量研究院的数据,2015年,微软Windows系列操作系统占据了桌面操作系统94.25%的市场份额;而国产操作系统即便所有加起来,所占比例也低于5%。但如今,新的变化出现了。2015年9月,戴尔透露称,其在中国的个人电脑超过40%预装了国产的中标麒麟操作系统,而非微软的Windows。

  随着可信技术的更新,趁着信息技术自主可控的政策春风,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们,正开始挑战巨头。

  在桌面操作系统领域,微软至今仍未有对手。百度统计流量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5年,个人桌面操作系统的排名依次是: Windows7占48.05%,WindowsXP占39.51%,Windows8占5.78%,Windows10占0.91%,苹果Mac OS占0.71%,以及其他占5.04%。“统计数据有差异,有的甚至说是微软占到了99%的市场份额。”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还举了一个例子,在中国即便是使用苹果Mac电脑,也可能装上Windows操作系统。

  2016年1月5日,国家工商总局专案组对微软公司进行了反垄断询问调查,要求其就工商总局调查以来获取的电子数据中有关重大问题进行说明。这是继2013年6月、2014年7月和2014年8月多次调查之后,国家工商总局对微软的反垄断调查最新进展。

  “实际上,微软的操作系统并不先进,但因为它垄断的时间太长了,用户已经习惯成依赖了。”中国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产业联盟秘书长曹冬告诉《瞭望东方周刊》。在曹冬看来,垄断当然不是一件好事。而微软的强势地位,客观上也让国产操作系统生态迟迟建立不起来。

  微软操作系统使用的是封闭语言,而不是国际标准语言。对软件开发商而言,为用户多的操作系统开发软件更有利可图,这也造成了国产操作系统上的应用软件开发成本高的局面。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家外资公司,其安全性一直是阿喀琉斯之踵,颇受质疑。

  “半年多来,我们跟微软进行过数次谈判。我们希望微软可以按照我国法律法规实现本土化,但谈判至今没有结果。”本次微软网络安全审查的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说。

  据沈昌祥介绍,主要的问题在于,Windows 10不符合《电子签名法》中关于身份认证的规定,以及《商业密码管理条例》中关于密码批准的规定。至今,微软仍未就此公开回应质疑。

国产操作系统中标麒麟界面

为了让用户有亲切感,国产操作系统桌面往往会采用用户熟悉的界面


  政府采购转向要义

  实际上,2005年,Windows Vista发布,因其采用可信技术,安全性无法得到保障,中国曾明令禁止政府采购。2014年发布的Windows 8,也禁止政府采购。

  “Windows10与Windows8是同样架构的产品,名称的改变只是为了市场推销的需要,因此Windows10实际上也已禁止政府采购。”倪光南告诉本刊记者。

  这无疑给了国产操作系统绝佳的赶超机会。“推动国产操作系统,并不是站在市场角度考虑问题,而是要上升至国家信息安全角度。因此,我们率先考虑的不是好用不好用,而是要保障国家信息安全,这是最重要的。”曹冬说。

  第一个有此需求的目标市场,就是党政军行业市场。“《国家安全法》第24条提出‘自主可控’,第25条提出‘安全可控’。对涉及到国家安全的党政军相关单位而言,尤为重要。”倪光南解释说。2014年10月7日,中央军委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军队信息安全工作的意见》,提出了“自主可控、渐进替代”在内的48字方针。

  在中央政府采购网公布的个人操作系统品牌名单中,微软中标的仅有4个不同版本的Windows7,而更新版本的Windows8、Windows10均未入选。而中标麒麟、中科方德、深度、优麒麟、阿里云、龙鑫及思普等7家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占了总13个品类中的9个。这一“中央国家机关集中采购软件项目”,是中国政府采购领域级别最高的采购项目,同时也是地方政府采购的风向标。

  此外,重要行业的企业级市场,比如金融、电力、石油化工等行业,对系统稳定性和安全性的要求更高,国产操作系统颇受青睐。2014年9月3日,中国银监会、国家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应用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加强银行业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建设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19年……安全可控信息技术在银行业总体达到75%左右的使用率。”

  “银行将以一定的比例进行软硬件平台的替换。即使新规执行过程中出现这样那样的波折,但趋势不会变。这将给目前的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中标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标软件”)市场营销总监李震宁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不打价格战不能只是期待

  这样的机遇不可多得。倪光南向本刊记者介绍,为了打破计算机市场的“Windows+Intel”生态系统的垄断,中国政府一直在积极推进“863”、“核高基”等重大科技专项,大力支持国产软硬件的发展,力图打造一个国产生态系统。

  “从IT产业发展看,中国以前多是‘重硬轻软’,有些单位采购软件都不能报销,这就造成对软件投入相对较少,软件历来不占重要地位。”倪光南坦言。

理念的差距,极大地影响了中国软件业的发展。在桌面操作系统,蚂蚁与巨头的较量,往往要靠价格战。

  李震宁告诉本刊记者,在以往的销售中,国产操作系统更多是依靠价格优势获取客户:“国家要求计算机出厂必须预装操作系统,那么如果正版的微软操作系统卖100多元一套,国产操作系统就会便宜一半,甚至更多。”

  而同时,针对国产操作系统的技术质疑不断。2013年5月,在云南省全省软件正版化培训会议上,微软公司代表宣称,思普存在底层代码抄袭行为。在一些人看来,相似的操作界面,难免引起“抄袭”的联想。

  针对这一问题,不少业内专家对本刊记者表示,国产操作系统多是基于开源的Linux,而Linux体系本身已经是比较成熟的了。也有专家向记者表示,国际上一般并未把用户界面归在知识产权保护的范畴。


  “Linux体系的开源操作系统,就相当于把屋子建好了,我们的国产厂商,全是装修:水平高的多开一扇门,少关一扇窗户;水平低的就把墙刷白了,把Logo换成自己的。”曹冬介绍说。

  市场对此的反响却是积极的。李震宁回忆说,在本世纪初的几年,中标麒麟的前身中软Linux操作系统,曾经在当时流行的购物网卓越网上,进入过操作系统销售排行榜前三名。只是这样的好日子并不长。免费的盗版软件猖獗一时,除了一些国产操作系统爱好者,大部分个人用户都立马用上了Windows操作系统。并且随着技术发展,微软也调整了策略,比如2015年初,微软发布Windows10时,一年之内,所有Windows7/Windows8.1/WP8.1设备皆可免费升级到Windows 10,打破了微软惯有的软件收费的做法。

  这种形势下,对于国产操作系统厂商而言,再打价格战,并不明智。强大的市场压力也让国产操作系统厂商不堪重负。2013年末,称得上是国产操作系统标杆之一的中科红旗因经营发生严重困难,董事会当年12月13日决议解散公司,成为国产操作系统另一标志性事件。业界普遍认为,市场造血能力不足,是个重要原因。

  回首国产操作系统发展这20余年,李震宁总结出:“研发是成功的,市场发展是曲折的。”


  摆脱不良循环的要害在哪里?

  国产操作系统为何会在市场遭遇失败?一个常被提及的原因是,这是生态系统不健全的后果。“这个就是鸡和蛋的关系。因为国产操作系统用户少,所以软件厂商积极性不高,没人愿意为它们开发软件应用;而又因为应用少,大家又都不愿意用。”倪光南解释说。

  应用软件如此,与计算机连接的外部硬件设备同样如此。比如打印机、扫描仪,绝大部分只支持Windows操作系统,不支持Linux操作系统。因此,国产操作系统的使用比例较低。“这些都不是国产操作系统本身的问题,却又直接影响了国产操作系统的推广。”曹冬说。

  另一个原因,或许在于国产操作系统太难整合在一起。一个现象是,国产操作系统厂商遍布全国各地,并未像其他IT领域的企业一样形成聚集效应。比如,思普在云南昆明,深度在湖北武汉,阿里云在浙江杭州,中标麒麟在北京。

  “这还是由于操作系统的门槛太低了。因为Linux是开源系统,从网上下载之后,再做修改就可以了。再加上地方政府对信息产业、创新技术的支持,很容易成立新公司。”曹冬说。地理上分散的厂商,也体现在技术标准上的分散,为整合带来了更多困难。

  曹冬仍以“装修”为例:“一家屋子,十个装修公司装修出来的效果,多少改变一点,就不一样。要良好运行,软硬件厂商还得逐个适配,国产操作系统至少十家,就得重复劳动十次,他们怎么有动力做这个事情?”

  目前国内十几家操作系统厂商规模多为一两百人,资源和能力虽十分有限,但都有各自独占的市场份额,因此不少业内人士觉得“活得还不错”。但要真正在操作系统领域产生替代,或许统一标准,甚至将国产操作系统整合成一两家,才有可能。

  “不能全都依靠市场,国家对软件业如果不采取‘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策略,放任其发展,那肯定干不过国外公司。”倪光南说。


  为之一振新消息的背后

  2015年9月,戴尔透露,其在中国的个人电脑超过40%预装了国产的中标麒麟操作系统。这一新闻令不少人为之一振。李震宁告诉本刊记者,与戴尔的合作始于2014年8月,在商用电脑预装中标麒麟操作系统,再扩大到瘦客户机、服务器、个人电脑产品等。

  “从2015年开始,戴尔产品中预装中标麒麟操作系统的数量越来越多。”李震宁介绍说,除了戴尔,包括惠普等厂商,也将在其产品中提供中标麒麟操作系统的预装或选装。在李震宁看来,这是跨国公司对国产操作系统的认可肯定。他还举了另一个例子:2016年1月,中标麒麟获得甲骨文Oracle最新数据库12版本的认证。

  “国外软硬件巨头在做适配认证时,需要花费大量资金人力去做相关认证和支持工作,所以在选择时会非常慎重。以往认证,通常是操作系统厂商自己贴钱去做,而这次认证是他们主动找到我们的。”李震宁介绍说,除了Oracle,中标麒麟还获得了IBM、惠普、思科、Vmware等软硬件巨头的认证。这些跨国公司软硬件巨头们看中的,自然是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前途。这在李震宁看来,是“平台相关性很强、市场占有率很高的强强联合”。

  根据赛迪顾问发布的《中国国产操作系统市场研究报告(2014)》(以下简称“《报告》”),2014年中国国产操作系统市场规模达到3.26亿元,比2013年增长46.5%。其中,中国国产Linux操作系统在Linux操作系统整体市场所占份额已达78.7%。《报告》显示,2014年,中标软件销售收入1.39亿元,占中国Linux市场份额的33.6%,位居第一。

  “我们的盈利,大部分来自服务器端。服务器端操作系统,除了系统本身,服务也是盈利的重要途径。这是发展的主流,也是我们接下来的市场方向。”李震宁告诉本刊记者。


  本文根据《瞭望东方周刊》原标题文章整理编辑。













© 2015-2016 中标软件 版权所有中标国产操作系统 ICP证:沪ICP备140272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