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咨询热线:400-706-1825 | 桌面、办公软件服务专线:400-766-6585

官方微博| 企业信箱| English

联系方式

中标软件有限公司

全国客服电话:400-706-1825
桌面、办公软件服务专线:400-766-6585
上海总部
电话:021-51098866
上海市番禺路1028号数娱大厦10层
北京分公司
电话:010-51659955
北京市北四环西路9号银谷大厦20层

联系我们
网站小箭头 公司新闻

国产操作系统 跬步千里

2016年4月12日 点击次数:1263 国产操作系统中标软件

导语:当前在我国信息领域,存在两种发展思路,一种主张引进仿制,另一种主张自主创新。而目前中国的桌面操作系统普遍被Windows所垄断。众所周知,中国的一般市场从来就是开放的,中国从来没有对外国跨国公司实现过什么禁运,今后在相当长的时期里,Windows仍会在中国一般市场上占据垄断地位。倪光南院士表示,为了保障网络安全,对重要领域,我们要发展自主可控的操作系统进行替代。

2016年伊始,操作系统这个行业有了很多新的变化。

2016年1月,普华基础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华软件”)以2.2亿元的高价将其所持有的中标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标软件”)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一兰科技。一兰科技接手的股份占中标软件总股本的50%。

  2016年3月20日,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贺乐赋公开表示,微软与中国电科合作开发的中国政府专用版Windows 10操作系统,已完成第一个版本。此消息,本报并未从中国电科集团方面得到证实。

2016年4月5日,外交部通用软硬件采购项目完成征求意见工作,即将正式采购本次采购拟招标货物包含117件通用软硬件共3550万产品。本次采购不仅所有软硬件产品都规定了只要国产产品,同时也为中标麒麟等国产操作系统预留了空间,除了兼容现有市场上X86服务器上能够运行的主流操作系统外,还要求支持中标麒麟等国产操作系统。

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里,国家政策的扶持加上更多的厂商加入到这个领域中来,操作系统国产化替代的声音不绝于耳,这个行业的市场相比几年前有了怎样的变化?国产化的未来又在哪里?近日,《中国信息化周报》记者先后采访了中标软件政府及公共关系总监李震宁、普华基础软件技术部总经理李祥凯、一铭软件市场部经理王柠以及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共话国产化之路的始末。他们当中不乏伴随这个行业将近二十年的“老兵”,见证并亲身经历了国产操作系统多年的产业化发展之路,坚持也好,坚守也罢,都应该有自己的理由,也有对这个行业独特的看法。 


从零到一 砥砺前行


  目前我国的国产操作系统主要是以Linux为基础进行二次开发,但是我国最早的操作系统研发还要追溯到上个世纪的70年代,1979年引进了Unix操作系统,许多科研院所和院校参与了以Unix为基础的操作系统研发工作,虽然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但市场份额并不大。

  从1989年到1993年,COSIX1.0操作系统经历了从无到有的阶段。1994年到1997年开发出了COSIX V2.0操作系统,1996年到1997年开发出的COSIX V2.1版本,在技术上、网络支持和商品化和应用方面均取得了关键性的突破。

Linux孕育而生

  与此同时,真正的新星Linux孕育而生。上世纪90年代Linux诞生,开源运动兴起,Linux抢夺了Unix大批的市场,成为了当时国产操作系统开发的主流,绝大部分国产操作系统以Linux为基础进行二次开发。至此,国产操作系统的研发工作迎来新的开端。

  1999年可以说是中国Linux的元年,当年中国市场上出现了三家颇具历史意义的Linux企业:中软Linux,中科红旗和蓝点。这三家公司几乎前后脚宣布自己将从事国产操作系统的研发和产业化。在这一年里,中软Linux1.0、红旗Linux1.0和蓝点Linux1.0先后发布,在当时的IT产业界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很多用户在亲身体验后发现“似乎看上去也不差”,一些敢于尝鲜的用户和硬件厂商随机宣布引入这些当时大热的国产系统,一时间舆论纷纷,并且带动了大批厂商跟随体验Linux。这三家企业在随后的几年中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后来的结局却大不相同。

中标软件继往开来

  如今的蓝点Linux早已退出历史舞台,但中软Linux实现了华丽转身,中软Linux研发部门与母公司中国软件与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脱离后,于2003年成立了中标软件公司,发布中标普华Linux系列产品。在2010年中标普华与银河麒麟品牌合并后,中标普华Linux淡出,中标麒麟操作系统正式诞生。如今的中标麒麟操作系统在国内Linux市场占有率始终处于领先地位,已经在政府、国防、金融、教育、财税、公安、审计、交通、医疗、制造等行业得到深入应用,应用领域涉及我国信息化和民生各个方面,多个领域已经进入核心应用部分。

  有报道称,2015年,戴尔中国区负责人透露戴尔在中国的电脑,有40%以上预装的是中标麒麟的操作系统。这样的成果对于目前国产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长期无法提升的现状也算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使国产操作系统的未来更加值得期待。


国产操作系统市场稳中求进


发展自己 破土而出

  说到微软和中国电科的合作对国内厂商带来的影响,王柠认为,从客观上讲,在客户层面各家厂商是有一定竞争的,但是国产操作系统所占的市场份额较小,主要集中在政府和一些大的企事业单位,虽然和微软竞争,但是相对还是弱小的。

  去年微软和中国电科签署合作协议之前,2014年到2015年的10月,国家信息安全相关部门多次声称,要把我国的信息安全提到一个高度,国产操作系统的客户群体对这些厂商的关注度增加了,购买的意愿也增强了,确实在形势上有了好转。

  王柠表示,这个合作协议对一铭软件来说并不突然,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得益于政府的支持和国家对国产操作系统一再的强调。但是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应该依赖于它,把发展建立在打压微软,将其关在市场之外的办法,这样的市场是畸形的,不利于这些企业发展壮大。

  这个行业的发展受政府政策影响比较大,但是整个产业所占据的市场份额和十几年前的变化并不大,国产操作系统的发展壮大一定要建立在自己发展、强大的基础上才能走出现在的困境,不应该奢求政府和主管机构通过一些手段把主要竞争对手摈弃在外。王柠说:“要在这个行业发展,自身要强,所以这个事件对我们影响不是很大。”

坚持服务至上形成后发优势

  李祥凯向记者透露,此次中国电科和微软的合作对我们国家而言还是利大于弊。李祥凯表示,中国电科是中央直属的军工电子国家队,应该更多的站在国家层面帮忙解决信息化建设中的一些疑难问题。国内的操作系统做了几十年,总的来说不尽人意,在追求安全的同时也要让国家信息化建设得到稳步的推进。目前在桌面操作系统不太成熟的情况下,要多条腿走路。这次合作,中国电科对微软的产品进行了安全的审查和架构,保证了安全,特别是党政军的关键业务的信息安全。

  李祥凯坦言,微软在PC端占据绝对的垄断地位,它对用户的影响和IT信息化建设都有很多年的积累,通过合作可以帮助操作系统厂商学习微软先进的人机交互技术,通过学习提高研发能力,让国家的信息化建设稳步、有序的推进,这应该是集团做这样的考虑的原因。对国内操作系统厂商也是很正面的一个事件。

  国产操作系统的服务支持是一项长期投入但又不太容易在短期内看到收益的“赔本买卖”。李祥凯表示,应用生态不完善、用户基础较小、个性化需求较多的国产操作系统,如何能把服务支持变成产品真正的加分项?这是普华基础软件一直在努力的方向。而在持续投入将近两年的时间来完善技术服务体系之后,普华软件开始从这项长期投入中获得回报。

  越来越多的客户在“为什么选择普华?”上给出的答案,除了产品,更多的指向了服务支持。这也使普华去年的业绩较2014年有了3倍多的增长,在2015年度赛迪顾问的行业报告中,关于Linux操作系统细分市场的营收数据中,普华已经迅速上升成为这个细分市场的第三名,这对一个2014年刚刚宣布转型定位国产操作系统的厂商来说,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成绩。

  安全可控将成终极目标

  从短期来看,中国电科与微软合作的事件,对于国产操作系统似乎是一个重磅炸弹,但从长期来看,这对国产操作系统厂商影响不大。李震宁表示,当时得知这个消息并不惊讶,中标软件多年坚持着自己的方向,这个事件冲击更多的是桌面领域市场,而桌面领域在中标软件整体市场份额中不占据主导地位。

  李震宁表示,这两年新的操作系统厂商不断加入到这个阵营,随着一系列新兴的Linux厂商的加入,用户对整个Linux产业的认知程度越来越高,特别是对国产操作系统渐渐有了信心。无论是品牌指数还是用户调查,IT业界对中标麒麟系统的了解程度已经非常高了,企业有信心继续保持这个市场增长下去。

  这些年我国一直强调安全自主可控,微软和中国电科的合作是否真正实现了完全自主可控?李震宁表示了谨慎的态度。

  李震宁认为,这个合作首先不能改变的是,中国短时间内仍能不掌握Windows核心技术的现实。操作系统的代码行数都是数千万行,无论是Linux还是现在的Windows,整体代码工程量和研发费用都不亚于登月工程,任何一个企业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对代码的阅读、消化和吸收。

  李震宁说:“中标软件基于Unix、Linux的开发大概也有近28年的历史了,这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Unix和Linux企业,直到现在我们仍然不敢说我们掌握了Linux所有的技术代码细节,这还是在开放所有源代码的情况下。而Windows作为一个和Linux代码量相等或更高的操作系统,仅通过一个有深度的技术合作和定制开发,是无法在短时间内完全解决安全可控这个问题的,现在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既然微软操作系统在国内的占有率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超越,李震宁表示,国产操作系统需要有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虽然市场占有率处在增长期,但是在整个国产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都在增长的前提下,就显得不是那么明显,相对而言缓慢。

  王柠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微软操作系统和国产操作系统一定会长期共存。


发展国产操作系统要坚持“自主创新”


  伴随着近期中国政府专用版Windows 10操作系统第一个版本的完成,用上Windows 10操作系统是否就意味着从此高枕无忧,还是坚持发展中国自己的操作系统?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当前在我国信息领域,存在两种发展思路,一种主张引进仿制,另一种主张自主创新。前一种思路的依据是:普遍使用的技术不存在后门,认为技术落后就要挨打,因此要采取见效快的引进仿制。这种做法往往采取合资合作等方式,将引进技术穿上“国产”马甲,将“本地化”、“界面”、“贴牌”等工作,作为引进消化吸收再创的新途径。

  后一种思路的依据是要“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认为技术受制于人要挨打,因此“非走自主创新道路不可”。这种做法坚持以自主可控技术替代外国技术,逐步构建自主生态系统,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最终实现网络和信息核心技术、关键基础设施和重要领域信息系统及数据的安全可控。

“走引进仿制的路子是走不远的”

  倪光南院士认为,使用的技术存在后门这是许多检测机构以及“斯诺登事件”都已证实的。即使是广大民众也切身感受到,他们使用的信息设备的控制权往往不在自己手中,例如外商可以随时“停服”、“黑屏”、强制升级等等。今天在信息领域,与其说“技术落后挨打”不如说“技术受制于人挨打”。

  至于将引进技术穿上国产“马甲”当然是自欺欺人,对安全没有任何好处。

  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指出,科技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一味靠技术引进,就难以摆脱跟着别人后面跑、受制于人的局面;走引进仿制的路子是走不远的。

  那么,引进仿制能否做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呢?似乎也很难举出成功的例子。在信息领域想通过引进仿制实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比一般领域更难,往往是引进了垄断而未真正引进技术。这是因为:

  网络空间大国利益的博弈常常导致对某些信息核心技术的封锁和保密;信息领域往往形成几大生态体系的垄断,使与垄断体系不兼容的创新难以成活;传统产品容易分解成许多小零件而被各个击破地消化吸收,但信息技术往往难以分解,或者分解出来没有什么用处,导致单项技术的复杂度极高(如包含数千万行源代码或数亿个晶体管),以至于极难在有限时间、有限投入下被消化吸收,更谈不上再创新。


生态系统建设成关键


  目前,建设国产操作系统产业链,既需要领军企业在市场中起到带头作用,推出明星产品,更需要软件厂商、软件开发者、硬件厂商、第三方评测机构、用户等共同构建一个覆盖配件、终端、应用服务等诸多环节的完整生态圈,实现整体突破。所以,打造生态系统就成了国产操作系统产业化推广最大的挑战。

  过去几年里,中标软件在生态环境建设上做了大量工作。

  李震宁透露,近年来中标软件的测试认证中心发展了大量新的合作伙伴,包括VMware、ORACLE等外企。  李震宁表示这个过程很难。但是由于在国内政府以及很多行业里,中标软件已经占据优势地位,必须逐渐把这些外企的基于服务器的软硬件产品认证都拿下来,这个过程虽然很艰难,但是有了好的开始。现在得到了很多独家认证,生态环境建设在服务器端已经取得成效,路还漫漫,需继续上下求索。


寻求新的突破口 移动端有望开启新局面


  在桌面操作系统已经无法赶上微软的事实面前,有没有一个新的方向使得国产操作系统厂商能够取得一席之地。对此,倪光南院士曾在2014年表示,如能倾举国之力,以重要领域为突破点,未来几年国产桌面和移动操作系统都可以逐步替代外国操作系统,然后再逐步扩展到一般市场,中国在终端操作系统方面受制于人的局面肯定会被打破的。

移动端和桌面端将走向融合

  王柠分析,未来的趋势将是移动端和桌面终端的融合,不管是大屏幕逐渐变小还是小屏幕逐渐变大,一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个7英寸的手机可能是个手机也可能是个Pad。所以,主流的三大操作系统中,有两个已经在移动和智能终端融合了,苹果iOS可以在手机、Pad上使用,Windows10在手机、Pad、笔记本上都是一个系统。在未来,很难界定桌面和移动,这是模糊的。

  假设世界上只有iOS、Windows,那么我们想做一个移动的操作系统出来,无法想象。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值得期待,开源使国产操作系统有了后发优势。

应用带动 应用为王

  中标软件在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做了三年了,李震宁分析,这一定是和国际接轨的突破口,虽然商业模式问题还有待探索。他认为,很多企业都在布局移动端,比如阿里和华为手机上的操作系统。未来移动智能终端操作系统一定是和硬件高度结合,和方案捆绑销售,一般不作为单独的软件销售。

  现在看来,操作系统不和产业整体结合,生存环境不会很大。包括中标软件的操作系统,在各个行业销售喜人,正是因为他的硬件和软件已经很好融合,用户买的是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操作系统包括移动终端操作系统的发展,如果没有应用和行业解决方案以及相关的软硬件适配,就如空中楼阁。

  应用带动,应用为王,能给用户解决实际问题,才是国产系统真正的发展方向。

  倪光南院士最近强调应用商店,这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突破口,应用商店丰富以后,用户可以用起来,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考虑移动终端操作系统的问题。所有应用可以免费下载到本地适用,好的话可以买完整版。这跟生态系统的建设密切相关,代表着未来操作系统的竞争已经是生态环境的竞争。

  王柠也希望笔者呼吁同行共同携手将顶层设计做好,让一个无序的市场更加有序,这是产业的责任,也是产业主管的责任。这个行业需要企业家有更高的视野、更深的情怀、更坚定的决心、更漫长的投入,脚踏实地,别无选择。

如此看来,积跬步以至千里,积小流方成江河。

本文转载自《中国信息化周报》,作者冯宵霞 原文略有删减。




© 2015-2016 中标软件 版权所有中标国产操作系统 ICP证:沪ICP备14027244号-1